不出本不本竹

【HQ!牛白】亲子三十题

【HQ!牛白】亲子三十题

小段子合集

牛岛若利×白布贤二郎

此文沿用了 @Naoo 老师《一去不回来》的牛白设定!

女儿出没请注意!!!

我依稀记得若利君说要养只狗

狗被我吃了

 

——————————————————————————————

 

1、在牛岛27岁,白布26岁的时候两人领养了亚斯彻和奈特。

 

2、可能是因为自身经历,两个孩子比同龄孩子更加沉默。

 

3、两个女孩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长相、性格迥异,却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有时候行为举止惊人的相似,白布有时会感叹自己像是拥有了一对双胞胎。

 

4、将两个人领回家前,白布爆发了他室内设计师的专业素养,对原本两人公寓的家具部件和摆放位置做了调整计划,然后拉着当时没有训练比较空闲的牛岛跑了四五趟家具店,丁零当啷鼓捣了七天才完工。

 

5、与此同时,牛岛也开始增加菜单种类,试着做了小孩子比较喜欢的软软甜甜的松饼和其他小点心,成品得到了白布的高度赞扬。

 

6、白布从女孩子们进家门开始才完完全全戒掉了抽烟,即使连续熬夜一周也不抽,但与此同时黑咖啡摄入量飞速上升。

 

7、习惯通过手机获知时间,家里本来是没有挂钟的,亚斯彻提出了想要,于是四个人一起逛街,最终挑选了一只背景是宇宙的挂钟。

 

8、亚斯彻和奈特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纪,考虑到白布工作繁忙,牛岛又时常出远门不在家,他们选择了从家可以步行到达的小学。

 

9、除了和牛岛白布比较亲近,女孩子们几乎不和旁人说话,自然也不会主动谈及校园生活。

 

10、两个监护人每天询问学校的情况,得到的答案都是“还行,没什么不开心的事”白布担心亚斯彻和奈特的特殊会让她们在学校里被孤立。

 

11、老师的来电证明他的担心不无道理,但女孩们从来不说,白布觉得他们之间隔着一堵墙,这让他感到手足无措。

 

12、然而白布的手足无措从来不会表现在脸上,他的性格让他不能直接推导那堵墙,结果就是问题陷入僵局。

 

13、在牛岛眼里,这三个人真是一模一样,都是那种遇到问题沉默不语。

 

14、于是在某个周末白布离家加班的时候,牛岛把亚斯彻和奈特叫到跟前。

 

 

15、“我和白布已经知道你们在学校在学校里的情况了,如果你们是为了不让我们担心才隐瞒的,现在这种隐瞒也没有意义了。”

“向我们求助可以,想要自己解决也可以,直接告诉我们。白布虽然嘴上不说,他一直在烦恼着,想要帮助你们却因你们的态度而寸步难行。”

“别再让他担心了。”

 

16、其实牛岛也想对白布说同样的话,他觉得最近的白布又变回大学里的那种状态了,但他知道白布有自己的顾虑,而这些顾虑是需要的。所以牛岛没有直接逼问亚斯彻她们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建议白布直接询问。

 

17、白布在以自己的方式努力,他不想让他产生更多压力。

 

18、当天白布回家后四个人挤在客厅的沙发上相互倾诉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最后相拥入眠。

 

19、虽然异常状态不会如此轻易地消除,但亚斯彻和奈特开始向两人倾诉烦恼,甚至是宣泄不满,白布对此感到很高兴。

 

20、家人的氛围在他们中间扩散开。

 

21、两个女孩的私服都是白布带着去买的。牛岛的也是。

 

22、平时女儿们都是以“若利君”“贤二郎君”称呼两人的,私下里会叫“若利爸爸”和“贤二郎Daddy”

 

23、据奈特陈述,两个称呼是她俩一致同意的,理由是“若利君有一种稳健的本土气息所以是爸爸”,“贤二郎君很会打扮看上去非常洋气所以是Daddy”

 

24、女儿加入前,家里白布地位最高;女儿加入后,白布还是地位最高。

 

25、若利在家时候负责做早餐并监督另外三个人吃早餐;若利离家时白布负责做早餐然后被女儿监督吃早餐。

 

26、家里真正对女儿进行饮食控制的是若利君,因为他要确保两个在长身体的孩子健康饮食,原本松饼是为了女儿做的,现在享用者变成了白布。

 

27、对此两个女儿不仅没有生气还相当赞同,甚至想让贤二郎君多吃一点。

 

28、对此白布表示很无奈,因为每天对他的健康管理的问责强度增加了,不能安安心心在家里工作了;于是白布君选择在公司加班,做完所有工作后再回去任由几个人摆布。

 

29、牛岛家每日哲学三问:“白布按时吃饭了没”“白布按时下班了没”“白布按时睡觉了没”

 

30、不过基本答案都是否定的,白布君每次加班回家都会被家里一大两小念叨很久。


《一去不回来》repo

《一去不回来》repo:

 @Naoo 我没咕!(虽然写得很烂)

答应这周就是这周,本人超守信没办法立了flag

我什么时候能看到白布吃醋呢噫呜呜噫

*作者仅看过小排球动漫,对漫画内容完全不知晓,如果有出入欢迎纠正o(=•ェ•=)m

 

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巨大的发光体,带着不容忽视的量级和存在感,夺走了年轻宇航员的目光。自此,那雄壮的样子便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里。质量带来的巨大引力拉扯着他,表面的热量炙烤着他,耀眼的光芒刺痛了他的眼睛,他的身体在面对比自己强大很多的存在面前因本能而微微战栗。

封面展现的场景,与牛岛若利和白布贤二郎的初遇相当符合。对于白布来说,牛岛前辈就是纯粹力量的象征。

过去有许多人被牛岛的表现惊艳,现在有很多人为他的力量所惊叹,未来会有更多人被他的表现折服。但也到此为止,他们认识到的不是牛岛若利这个人,而是他的力量,他的强悍。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如果离恒星太近,会被灼伤的。不吝赞美,同时保持安全距离不再靠近是最好的做法。

然而年轻的宇航员并不满足于这样的距离,内心的渴望如岩浆一般沸腾,他憧憬这恒星,甚至妄想这自己能做些什么使恒星一直停留在超巨星的阶段,祈求恒星能永恒地展现这份强大。

于是勇敢莽撞的小白鸟,一往无前的亚伯拉罕启程了。

牛白之间的故事是白布首先开始书写的,因为憧憬而努力,不懈努力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可能有人会嗤笑白布做决定时如此草率和冲动,我却要赞叹他的果断无畏,还有那种坚持和韧性。努力的人最可爱。

小宇航员做出了选择,从此他的人生有恒星陪伴。

 

Body &Mind

一开始接触《一去不回来》就是Naoo老师在lofter上连载的这部分文章。描写非常细腻,文风非常自然不做作,很吸引我。牛岛对男孩子成长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生理现象的坦诚态度一开始让我有些惊讶,转念一想其实非常写实。牛岛也是个大男孩,自己亲身经历过,怎么可能在大家提到相关问题时一问三不知呢?(一开始预想牛岛会一问三不知是我无脑文看太多了dbq)说实话,Naoo老师对此的描写实在是太过写实,不仅让我怀疑老师的性别是不是和我预设的不太一样。

我对白布向牛岛提出的诉求内容非常震惊,觉得白布的勇敢超乎我的想象;对提出诉求一行为本身并不惊讶,因为那可是小白布啊,他一直在竭尽所能地靠近对方,看着他即使无法和自己的恒星站在同一赛场上,也没有因此退缩,不停地寻求其他可行方案,不管是多么荒谬,多么笨拙的方法都没有关系,只要彼此之间的联系不断,怎么做都可以。

但当感到自己再怎么努力依旧没有办法阻止两人之间在人生方向上分道扬镳、渐行渐远的时候,即使是白布也无法阻止油然而升的无力感。

退堂鼓终究打响,小宇航员终于无法承受恒星的炽热而停下了脚步。

白布开始慢慢退缩,不会有人责怪他,没有人会觉得他和牛岛这样的状态能够永远维持下去,靠单方硬撑建立来的联系,总有一天会彻底崩塌,这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

心疼白布这样直白追逐又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的真心,最终落入自我厌恶的沼泽中无法挣脱。心里知道不能埋怨牛岛但对他的岿然不动感到生气,恒星非常相信自己不会有任何变化,却误认为面前小小的宇航员能够和他一样轻易维持不变。

他差点失去了他。

幸好在宇航员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阻力。

那是恒星对他的挽留,是他们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证明。即使看不见,感觉不到,这种联系一直存在着,并且它的存在并非离不开任何一方的努力。

只要他是牛岛若利,他是白布贤二郎,这种联系即为永恒。

若利在贤二郎快要逃走时抓住了他。

故事从此刻开启了新的篇章。

 

父亲

本书最喜欢的篇章。

Naoo老师这篇的选题角度真的让我意想不到,很少会有认真探讨小排球里那群可爱的小家伙和教练之间的关系,只会单纯地用“教练”和“运动员”草草定义。然而鹫匠锻治教练对于两人意义非凡,对牛岛甚至就像第二位父亲一般,所以教练能认同两人走到一起,实在是太好了。(爆哭)

 

一去不回来

这篇是牛白两个人的过渡章,也点名了书名《一去不回来》的真意。此时任何评论都是多余的,只说两个字:

去看。

 

 

喜欢的描述TOP3

1、“每次看你吃色拉都觉得自己是兔子饲养员。”

每次吃饭嘎吱嘎吱嚼素菜时脑海里都会循环播放,出不去了( ̄、 ̄)

 

2、“若利,我抓到了一只迷路的贤二郎哦,要帮你照看一下吗?”

放着让我来

想看天童前辈和小白布的合照,天童一看就是白布不他擅长应对的类型,和天童前辈待在一起小白布应该会展现出不少难得一见的样子。(疯狂暗示老师

牛总果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吃醋呢遗憾

 

3、“三个白布先生”

这个家庭构想也挺萌的,既然是贤二郎,很有可能有哥哥。

话说崇爸爸已经见过儿媳贤二郎了,白布的爸爸什么时候能见小若利呀(疯狂暗示x2)

碎碎念

崇爸爸真的好好哦,就算有很多疑问也耐心地先帮儿子解答困惑;之后的行为相当少女了,这位爸爸请你把你的可爱收一收好吗。

 

看《Body&Mind》前:

天童·直觉男孩·超随性哼歌·扭来扭去·觉

看《Body&Mind》后:

天童·看破不说破·老早看过剧本·装作没看过深藏功与名默默推动剧情·我演技满分·蜜拉库路boy·觉

 

 


 @Naoo 

2018.10.23 NAOO老师《一去不回来》repo

      10月中旬就收到了书,两三天内就读完了结果现在才给NAOO老师反馈,实在是非常抱歉(土下座),读者失格。

      真的是非常棒的一部作品,来来回回地读了好几遍。今天早上想到故事情节,我经不住诱惑又一次翻开了它。

      感谢NAOO老师和其他参与《一去不回来》编辑的老师带给我这么好的作品,我唯一能做的只有长评作为回赠。预定是这周内完成一篇长评,并企图用长评催促老师更文。老师你什么时候更白布吃醋的那一段啊o(* ̄▽ ̄*)ブ(期待的星星眼.jpg (★ ω ★) (☆▽☆))


解禁给朋友的生贺图!

⁽⁽ૢ(⁎❝ົཽω❝ົཽ⁎)✧第一张运动姿势图我觉得还挺成功的

「シン、……この世界は美しいですか?」
「優しいですか?善きものですか?……人は?美しいですか?優しいですか?善きものですか?」
「あなたはこの世界を──人を。愛せていますか……?」
「わかっています。……否、ですよね」
「わたしはそれが──とても哀しい」

第四卷结尾印象

女王レーナ*暖男シン(違います
1、レーナ踮脚了
2、表情看上去很攻是因为jio疼
3、旁边那位暖男快憋不住了(シン:拼命憋笑.jpg)
摸了三次情头,唯一一次成功的
姿势参考掩饰为什么给我两个兄贵(懵逼.jpg)
这对的互动实在是太萌了!
没看过小说的吃我安利!
原作:《86eighty six》作者:安里アサト イラスト:しらび

そうな悲壮面はやめてくらさい
第四卷试阅,这个场面印象太深刻了

【シナ】Chocolate系列2——CoCoNa

我要锤爆WPS

今天情人节,为读者们献上一杯热COCO

----------------------------------------------------------------------------

“いや,正是意料之外的大惊喜啊。”与シン并排走的ライデン戏谑地叹息着。看到シン牵着和少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女孩出现在面前时ライデン和他的小伙伴们都震惊了。クレナ眼睛瞪到几乎决眦,脸上表情已经超出震惊达到惊悚程度了。

シン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但还是觉得十分头痛。

“脸上表情都收一收,吓到小朋友了。”

“你丫(お前)也太冷静了吧······”ラ

“你们速度也太——咕噗”セオ下意识脱口而出的感想被アンジュ一记肘击拦腰截断。シン透出的疑惑的眼神被她绽开的笑容挡了回去。

シン总觉得她的笑容中带着点——欣慰?

只有フレデリカ一脸好奇:“シンエイ,这孩子是?”

“少佐本人。”

“······ ”

所有人都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他。

シン觉得自己的头更痛了。

 

向队友简单解释后,シン将情况报告给グレーテ,商讨后续事宜。

レーナ不明原因的返老还童必须保密不能外传,另外就是工作。身为指挥官的レーナ即使在现在也不算清闲,军团(Legion)的机型种类、数量分布,联邦的装备士兵状况等分析报告在办公室里堆积成山。

显然今天的女王殿下(Regina)没法工作了。グレーテ根据优先度,以“指挥官身体不适为由”将部分工作移交给别人处理。

シン和ライデン现在正在做最后的移交程序。

“少佐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さな,希望她明天能恢复原状。”否则会引发大骚乱。

“话又说回来,亲眼见到后才有少佐真的是大小姐的实感呢。”

シン没出声,心里默默地同意他的观点。

在解释情况的时候,レーナ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挺直了背,只有微微拽着裙子的动作暴露了她些许不安,当シン说完后立刻走上前用有些僵硬的姿态做了自我介绍。在那之后,不管是シン和ライデン整理资料还是セオ和クレナ相互斗嘴,又或是フレデリカ莫名骄傲地向她炫耀自己的知识量时,レーナ都以端正的姿势在一旁看着,听着。シン问她需要什么的时候,她也只是使劲摇头。

是归功于良好的教养吧。

不,不只是,应该还有更深的原因。

只是现在シン还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明明像フレデリカ那样任性一点也无所谓呢。”

“フレデリカ听到会生气的吧,再说了,你最没资格说这句话。”

你从小鬼开始就是这臭德性一点儿都不可爱。ライデン这句发自内心地吐槽被シン轻描淡显地无视了。

 

交接工作完成后シン小队成员以及フレデリカ被召去商讨之后的演练安排,结束时已经接近傍晚。

让少佐和我们一起到食堂吃饭啦,这么小的孩子一天到晚关在房间里太可怜了——アンジュ和クレナ这么控诉了。没办法的,シン只身前往办公室。

明明目击者越少越好啊······到时候就说是新加入的吉祥物吧。

在思考理由的过程中,シン已经到达了办公室门口。

喀嗒

“!”

虽然只有一瞬间还是被シン很好地捕捉到了,原本坐在椅子上啪塔啪塔晃动双腿的小女孩在开门的那一刻“啪”地一下像受到惊吓的兔子一般弹起来在一旁站定。在看到シン的身影后才露出灿烂的笑容。

“シンにちゃん,欢迎回来。”

“······ 让你久等了。”

那句欢迎回来稍稍让シン恍了下神。

“大家都好忙啊。”

“现在已经算悠闲的。”

只不过今天这种情况造成的精神疲惫不亚于工作带来的。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的シン不禁叹息,而レーナ将此当成了工作劳累的信号。

然后小兔子啪嗒啪嗒跑到桌旁,将桌上的马克杯小心地捧下来,回到シン面前,将杯子高高举起:

“シンにちゃん,辛苦了。”

シン下意识地接过杯子。

“这是?”

“啊······之前クレナねちゃん让我一定要选一个饮品,所以······”

热可可(Hot Chocolate)的香气扑面而来。

令人怀念的香甜。

“你喜欢热可可吗?”

“欸?”

レーナ愣了一下,思考了一会儿才重新开口:

“レイ以前给我喝过,甜甜的。就是,能够让人安心的味道。”

啊啊,果然如此。

那个时候お兄ちゃん的救助レーナ铭记在心。

但留在心中的不止这些。

其他人——有色人种的目光,那些怨恨的,传递着冰冷的恶意与炽热的恨的目光同样纂刻在女孩的心中。

自己是被憎恶着的,レーナ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

而现在,被敌视自己的人包围着,不可能不害怕和恐惧。

即使如此,她也没有逃跑。

过去也好,现在也好,都没有。

真是的,败给她了。

レーナ毫无疑问不知道シン在想什么,只是看着原本陷入沉思的シン突然弯起嘴角露出轻微的笑,然后轻轻啜饮一口。

好甜。

シン将杯子放回桌上,回头向一直注视着自己的女孩伸出了手。

レーナ不明所以地将手伸了出去。

小小的手在触及掌心时被温暖包裹,头顶传来了低沉的声音。

“走吧,大家在等我们。”

那是如森林中湖泊一般深沉悦耳的声音。

 

 

最后三段搭配“bgm:婚礼进行曲”效果极佳,反正我写的时候脑子里都是他们俩结婚进礼堂前的画面。(真的想提醒一下sin三年起步。)

本来想写Sin抱Reyna的场景,后来作罢。从前三卷来看Sin是个冷漠星人,不会做这么暖心的举动。绝对不是因为别的。Sin你在第三卷怼夫人还想让我写亲亲抱抱举高高?No way!